麻豆传媒映画林予曦怎么了

此时的席云飞,还不知道自己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让两个大世家心生了间隙。

收集了几箱子品相不错的翡翠后,他没有在矿场逗留太久,而是直接返回了朔方。

本来还想等崔尚派来的翻译到了之后,问清楚那些天竺人背后的势力的。

可是,时间不等人,一来一回估计又要两三天,自己答应母亲五天内回朔方的,怕耽搁了不好,回头估计又要被骂的狗血淋头。

而且,这里有赵小刀一行人坐镇,再加上自己给他们补充的一大堆新装备,想必就算是应对一只上万的阿三大军也也不怕出什么事儿。

一个日夜之后。

朔方东城。

好久没有回来了,飞艇刚刚抵临朔方的时候,席云飞就发现了不少大变化。

首先最明显的就是四通八达的水泥路,其次才是水泥路两侧四四方方的农田。

而此时已经是二月春风拂杨柳,草木青黄绿上头的时节。

田垄上随处可见忙碌的身影,一台台冒着青烟的拖拉机被开进了田地中耕耘劳作。

开春翻土地,往年都是用锄头,今年换了个大家伙,不少人都赶着过来凑热闹。

黑夜让美女更有魅力

相比于这些哐哐响的大家伙,天上那艘看腻了的飞艇就显得很是无趣。

要不是它忽然降下来……

“咦,飞艇怎么忽然降下来了?”

正在围观拖拉机犁地的山民们被吓得不轻,什么时候见过飞艇直直朝他们头顶降下来的啊。

第一时间,就有人惊呼出声,还以为是飞艇出了事儿,这要是被砸中,不死也要半残了。

那田里正在操作拖拉机的乔老二也是一脸懵逼,看着天上的飞艇慢慢往下降。

他倒是不认为飞艇会出事儿,不然也不会这么直直的降落下来。

不多一会儿,飞艇在一片还未翻犁的麦田里停稳。

舱门打开,席云飞当先跳了下来。

乔老二先是一怔,接着一把拉住手刹,熄灭拖拉机。

“二郎?!”

席云飞听到他的呼喊声,笑着抬起手来挥舞着:“二爷,好久不见。”

乔老二没想到飞艇上下来的人竟然是席云飞,兴高采烈的便冲了过去,给席云飞一个大大的拥抱。

“臭小子,舍得回来了啊?!”乔老二长满茧子的大手噗通噗通的拍着席云飞的背。

席云飞笑着点了点头:“回来了,这不是听说大山哥要成亲了嘛,我得赶回来喝喜酒啊。”

乔老二咧着爽朗一笑:“昨天大山还说呢,你这两天保准就回来,他这两天差点就住在航空站了,说是要接你来着,哈哈哈。”

“我跟我娘说了,就这两天回来。”席云飞歉然道:“早知道大山哥在航空站等我,我就直接去航空站了。”

“哎,没事儿。”乔老二摆了摆手:“那小子也不是一个人,佟家那丫头陪着他呢。”

席云飞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既然这样,我就不去打扰他们了,等晚上再给大山哥一个惊喜。”

“那感情好。”乔老二应了一声,见席云飞注意力转到身后的拖拉机上,笑着说道:“你是看到我们在犁地,这才特意下来看看的吧?”

席云飞微微颔首,指着方才乔老二开的那辆拖拉机,问道:“改装的犁地机效果怎么样?”

乔老二比了一个大拇指,感叹道:“效果肯定是杠杠的,以前用人力和牛力根本没法比,现在一亩地,盏茶功夫就犁完了,要是用牛得十倍时间不止,更不要说用锄头翻了。”

“那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席云飞知道,这台拖拉机是格物坊自产的,跟他从光幕上买的拖拉机头,质量肯定有差别,故而才有这么一问。

乔老二也是如实的点头应道:“问题还是不少的,目前来说,不能长时间的驾驶,大概十几亩地左右,就要降温让它冷却一会儿,中间间隔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够犁七八亩地了。”

“那格物坊那边怎么说?”席云飞朝拖拉机走去,打算近距离看个清楚。

乔老二也跟着走了过去,开口说道:“格物坊那边也在努力的改进,只是成效不大,崔主事说可能跟材质有关系,冶炼坊那边,我已经让人紧盯着了。”

席云飞点了点头,有乔老二盯着冶炼坊,他很放心。

“对了,农场这边,不是一直都是田大爷在盯着吗?”

乔老二闻言,神色一黯。

席云飞见状一怔,担忧道:“怎么了?”

“唉,还能是什么,生老病死呗。”乔老二幽幽叹了一口气:“之前还好好的,过年的时候,跟我们在酒桌上也是有说有笑胡吃海喝,可就在前天,吃饭的时候忽然晕了过去。”

“晕了过去?”席云飞神色一紧:“送去神医阁了吗,孙神医怎么说?”

乔老二摇了摇头:“孙神医看过之后,说是什么外邪导致的中风,性命倒是保住了,但是半边身子动不了,以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席云飞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事儿确实麻烦,听情况像是脑中风,不要说这个时代了,就算是后世都是很麻烦的病症,基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话都说不清楚。

“唉,你田大爷这个人操劳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盼来好日子,你看……”

乔老二说着说着,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席云飞见状,急忙安慰道:“能保住一条命就好,回头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药,就算不能痊愈,最起码也要让他能正常跟外面说话交流吧。”

乔老二一听,连连点头:“嗯,二爷相信你,这事儿还得指着你。”

“二爷放心,我还盼着你们一个个长命百岁呢。”席云飞笑着宽慰了一句,接着说道:“既然大爷重病,那我就先回去看看他。”

“是该回去看看。”乔老二说着,脱掉身上的工服:“我跟你一起回去吧,这里有他们看着,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席云飞点了点头:“那行,二爷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说着,两人朝田垄走去,上面听着一辆黑色的老爷车,看车牌就知道是乔老二的座驾。

“对了,二郎,你这次回来,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再去长安了吧?”

“看情况吧,二爷有什么事儿要我做?”

乔老二笑着摆了摆手:“倒也没有,就是随便问问。”

席云飞愣了愣,感觉没有这么简单,乔二爷明显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

xiazaitx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