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安卓版黄官网

小竹楼在创造出这种极为小型的居住秘境时自然不会忘了这是给修士们使用的,所以每一个微型秘境都能够创造出适合闭关的单独小空间。

七天对于沉迷修炼的修士来说只不过是眨眼一瞬,良逸和苏幼仪两人简单闭关消化了一下之前秘境之行的收获。

特别是苏幼仪,她发觉自己如今有些太依赖剑意帝冠了。

剑意帝冠的强大毋庸置疑,完全能作为她越境挑战的底气所在,但如果遇到逆命鬼面君这样的情况就很难发挥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苏幼仪知道这种情况是极少数,可能自逆命鬼面君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遇到这样的特殊情况,但她不希望有朝一日真的遇上了还是这般束手无策。

良逸则是翻看着自己从晚亭归那里触发的任务:【白虎的陨落与重生】

会触发任务良逸并不奇怪,白虎使毕竟不是什么猫猫狗狗,实力巅峰的时候在玄机大陆上都是有数的强者。

但让良逸有些奇怪的是,这个任务准确来说并不是一个任务,而是两个任务。

第一个任务自然是击杀白虎使白生,极为丰厚的经验,对噬灵教势力的再次削弱,还有一本白生自己根据自身情况,创造出的完美契合保护之灵功法:

《白虎七杀经》!

根据系统给出的奖励来看,这本功法已经到达了二品巅峰的程度,如果白虎使有朝一日晋升入第九境的话,那再度完善之下说不定就能将这个化为一品功法。

天岸雨修炼的噬灵经也是如此,毕竟天岸雨的实力也是在不断增强。

随风舞动漂亮美眉图片

虽然给噬灵教其他人修炼的是他第一次改良过的噬灵经,但其实他自己对于自身功法的改进从未停止过,就连晚亭归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手中的噬灵经与他们手中是不是同一种了。

这第一个任务很正常,可第二个任务就让良逸有些奇怪了,竟然是让他帮助白虎之灵找寻到一个新的承载者,亦或者是复苏白虎!

如今四灵之中,玄武和朱雀的权柄已经被承载着,而青龙的权柄早已归散于天地之间,早晚有一天会在冥冥之中重新诞生出东方青龙来。

而白虎使一旦身陨,那么白虎的权柄也会重新被剥离出来,要么被良逸拿到找寻新的承载者,要么就是像方知那样直接让这权柄消散于天地间,你爱咋地咋地去。

“这倒是有点意思···”

到了良逸如今的境界,已经隐约有一些理解为什么会有任务的第二个阶段。

四灵本就是同时诞生的先天神兽,如今两个被承载,一个陷入沉寂。

如果没有人为因素干预的话,那白虎和青龙诞生要花费的时间怕是有够呛了,玄机和深渊打完都不一定会出来。

而一旦良逸帮助白虎诞生,那就会有某种不可预知的效应出现,青龙的诞生就会简单许多了。

随手接下任务,良逸闭上眼睛,继续开始自己平平无奇,枯燥且乏味的开挂升级之旅了。

“可惜这世界本源竟然对我没什么用···”

之前拿到的世界本源良逸已经研究了好几遍了,但这玩意在系统的介绍里就是个世界本源,其它的什么都没告诉他。

点击使用没有,其它特殊功能没有,完全就一摆设。

这算什么?新出现的时尚小垃圾吗?看起来高端,实则屁用没有!

并且这东西良逸还没办法交给其他人,要不然早就被他送给师妹拿去修炼了。

在良逸的预想里,这个世界本源最优的用途就是用来提升系统权限的,最好能把从玩家们那里得到的经验转换比再提高一点,最差的预想就是这东西只是能换成大量经验、

可惜,让良逸没想到的是这东西竟然一点用没有。

就在良逸继续刻苦修炼的时候,另一边的月白终于摸到了第七境的门槛!

虚幻的闭关空间之中,被浓郁灵气所包裹着的月白眉头紧皱,身后六条尾巴狂舞不断。

因为连着几天不断冲击第七境的缘故,月白的体力与精力都消耗极大,双鬓处不断有汗水滑落。

如果良逸和苏幼仪在这里就会发现,此时的月白比起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兽化”程度更深了一下。

如果说之前只有雪白的耳朵与毛茸茸的尾巴能看出来月白的青丘特征的话,那么现在纤细柔软的白色毛发却有了向全身延伸的迹象。

这是血脉浓度提高的缘故,同时也是月白已经无暇分心控制的表现。

“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再不成功,那么体力与精力耗尽之后更加不可能突破了!”

月白银牙紧咬,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

身后六条尾巴之外,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一根光芒凝聚的第七条尾巴的雏形了。

但只要月白没有迈过那一道坎,这条尾巴就永远不可能凝聚成型。

“呼,冷静···”

月白深吸一口气,虚空之中的元素法则开始剧烈震荡!

就像是在狂风涌动的无边大海中想要找寻到那迷失的灯塔一样,月白此时就是在不断寻找着元素法则的核心。

只要她触碰到了核心所在,她才算真正的掌握了元素法则,那个时候再施展道法洪流,那才是真正的“洪流”!

即便已经失败了数次,但月白心境却像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一般沉着冷静,找寻着潜藏在风暴中的那一点核心所在。

风雨雷电,阴阳五行。

只要存在于玄机世界中的元素,如今都成了阻挡月白前进的绊脚石,想要让她迷失在此处。

即便神魂身处于这样的元素风暴之中,月白面色依旧,不慌不忙的一点点的将眼前的乱团抽丝剥茧。

一抹纯净的灵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月白面前,仿佛它一直都在,又好像从来不存在。

“找到了!”

月白眼前一亮,心中的悸动告诉她,这就是她要找的元素核心!

不再犹豫,月白一把将其抓住,周身无穷无尽犹如万花筒一样形形色色的元素风暴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月白感觉自己就像是突然“醒”了一样,醒了的一瞬间她就已经成为了第七境修士,周围的世界就好像之前都在蒙着一层薄雾,而现在雾气消散,清晰而完整的世界展现在了她的面前一样。

周围空气中的各种灵力欢呼悦动着,都在替月白高兴她成功破境。

身后之前还是光芒凝聚的尾巴如今也已经彻底化为了实体,与其它六条尾巴再无分别,身上白绒绒的毛发也已经消失不见,重新变回了正常模样。

随着境界的提升,血脉浓度也会跟着增加,虽然有着这一点点的小弊端,但其带来的好处却远超月白想象。

青丘一族的知识与力量都被第一代族长藏在了血脉之中,只有血脉浓度提升,那么相应的就能从血脉中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与更多的传承!

即便才刚刚突破到了第七境,但月白根本不用再去适应,只需要吸收了血脉中出现的新传承之后,她就会瞬间超越无数第七境初期的修士!

这就是妖族的恐怖之处!

月白在秘境之中可能没有察觉,但她晋升的异象却还是在外界显现了,不管是江扶风还是其它修士,亦或者是玩家群体们,都只有有一个天才成功晋升为第七境了!

“芜湖,又白嫖了个buff!”

“我就喜欢这种天才npc晋升,看其他弱鸡生机我咳嗽!”

“趁着buff来了,冲他喵的!”

玩家们看着身上的【道法洪流】buff,神色皆是异常兴奋!

好家伙,减少耗蓝还减少cd,这个buff牛啊。

虽然战争没有大规模爆发,但玩家们还是嗷嗷叫着用传送阵直接传去了战场之中,找那些想要捡便宜的深渊修士干架去了。

“深渊儿子们,爹爹们又来了!”

“这群异人们怎么又来了啊?烦不烦啊!”

之前来战场上捡漏的玩家们是真的只是想捡漏的,随便摸索点什么材料,破损法宝一类的,当个开心的垃圾佬就好。

可后来在与深渊修士的垃圾佬打了照面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战场上最大的宝藏是那些小股的深渊修士啊!

杀了这些怪,对方搜集的东西是他们的,经验是他们的,就连世界本源也是他们的!

一举三得,这不开冲还等着他们下崽呢?

玩家们目的转变了之后,最痛苦的就是这些利欲熏心的深渊修士了,这群吊人,干起架来不要命,杀了之后还没有世界本源,招惹了一个后边跟着的就是一群。

谁碰上谁倒霉!

就在玩家们去和深渊修士愉快玩耍的时候,驻地之中的良逸和苏幼仪也已经结束了闭关。

两道流光从虚空中亮起,芥子藏须弥,光芒闪烁之间良逸和苏幼仪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山巅的院落之中。

在树上挂着睡觉的橘大爷察觉到动静,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两人之后继续呼呼大睡。

“月白成功了?”

苏幼仪有些欣喜,虽然在预料之中,但这件事还是让她挺高兴。

“看动静应该没错。”

良逸左手微抬,灵力于手中凝聚少许,察觉到灵力的悦动愉快之情,他心中也已经有数了。

“师兄,你是不是又有进步了?”

苏幼仪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突然扭头一脸讶异的看向身边的师兄。

虽然这次师兄的进步没有很夸张,依旧处在第七境初期的程度,可却已经无限逼近中期了。

但是要知道这距离他们突破至第七境才多久?

而且进入后三境之后的修行难度与之前可是截然不同的,即便是苏幼仪在这七天之中也没想过能在修为上有什么明显进步。

“嗯···偶有收获···”

良逸移开了眼神挠了挠头,这还是他突破第七境把经验用光的缘故。

这些日子里玩家们虽然勤勉无比,但大部分的经验还是留着升级用了,毕竟等级上限已经再次开放了。

这就导致良逸虽然积累的不少,但现在每一级需要的经验都是一个天文数字,闭着眼睛写零的那种,所以这些经验也就够他升个三级而已。

苏幼仪摇摇头,心中对师兄的修行速度再次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虽然她这次在其他方面收获不小,可要是就这样被师兄甩开了的话,那就可能再也赶不上了。

“我也该努力了,要不然迟早要被师兄甩开了。”

苏幼仪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在苏幼仪沉思的时候,空气中的灵气震动,五行灵力汇聚直接凝聚出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嚯,这就是你掌握的元素法则?”

出现在良逸和苏幼仪面前的自然就是月白了,刚刚晋升第七境掌握法则的她一脸兴奋。

良逸好奇的看着刚刚过来的月白。

刚刚这一手可是不简单啊,要知道在月白出现之前,他和师妹谁都没有察觉到空气中的灵力有什么异常。

“嗯!”

月白点点头,身型气质早已大变样的她唯一不变的就是对良逸和苏幼仪的亲近。

“刚晋升就这么熟练了?血脉的缘故吗?”

苏幼仪两只手顺势捏了捏月白滑嫩光亮的脸蛋后笑着问道。

就连她刚刚晋升第七境的时候都花费了一些时间去掌握,可看月白的如今的模样,完全不像是刚刚破境的样子。

“嗯嗯!我体内青丘血脉的浓度又高了一些,从血脉之中得到的传承也多了不少!”

月白对面前的两人没有一点防备,一脸兴奋的叽叽喳喳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个出来。

“方便是方便,但也辛苦你了!”

良逸略有些心疼的拍了拍月白的脑袋。

任何事情都有代价,就连他这种开挂升级的,在等级低时都要强行忍受那被压缩的修行之痛,如今只是疼着疼着习惯了罢了。

而月白妖族这种血脉传承的手段,在正常修士里几乎也是类似于“开挂”了,而这种便捷自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还好啦···”

月白头上白绒绒的耳朵在良逸的触碰下轻轻抖动着,虽然说着还好,但真实情况却明显不像她所说的那样。

月白也没想到,自认为隐藏的很好的事情,竟然一眼就被良逸哥哥看穿了,不免有些被击中心中柔软处的酸涩感。

为了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她真的是在不断逼迫自己。

苏幼仪轻轻将月白抱入怀中,有些心疼的安抚着。

“外边有什么动静吗?”

良逸转而看向了一旁的橘大爷,随手扔过去一根珍稀版的小鱼干。

在他们闭关的时候,橘大爷一人守护着他们三人,并且还随时注意着外界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啥事,就是那些异人们又集体跑去战场上了而已喵。”

橘大爷闭着眼睛都能张嘴精准的接到小鱼干,三两口吃完之后这才睁开眼睛说道。

xiazaitxt

标签: